文章有点长,但一定让你足够了解我和我的家乡山东-是的这样一个山东,他落后了 - 杜博林(深圳)旋转接头有限公司
企业案例 case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案例 > 文章有点长,但一定让你足够了解我和我的家乡山东-是的这样一个山东,他落后了

文章有点长,但一定让你足够了解我和我的家乡山东-是的这样一个山东,他落后了

发布时间:2018/04/26 企业案例 标签:杜博林回转接头,山东浏览次数:1236

      你要耐心看完…谢谢你们

      我没有收藏杂志的爱好,《中国国家地理》2003年1月号是个例外,因为它是一期山东地理专辑,而我又是一个无比热爱家乡的山东人,这期杂志的主题“山东—中国的缩影”一直被我深刻记忆。

     当年第一次读这期杂志的时候,我有一种深深的自豪感。是啊,我的家乡省份,他是中国的缩影,而且,不是泛泛而谈,从人文地理、经济结构、发展布局等各个具体的领域来说,山东都是中国的一个缩影。


      提到资源大省,人们想到的,可是新疆、山西、内蒙古、黑龙江这样的地方,其实,山东也是中国自然资源最为丰富的省份之一,而且山东的矿产资源结构相对完整:石油—中国第二大油田在山东东营;煤炭—中国唯一一家拥有境内外四地上市平台的煤炭公司在山东邹城;钢铁—山东铁矿资源量在全国排前五名;黄金—中国最大黄金产地在山东招远;稀土—中国第二大稀土矿在山东微山。

      山东有平原良田,有大山(泰山)大河(黄河、京杭大运河),有大湖(南四湖)大海(黄海、渤海),六千里海岸线占据了全国的六分之一,省域内的海洋国土面积与陆土国土面积相当。山东是中国第一农业经济大省、第一海洋经济大省,在所有的经济领域,山东基本都排在省级行政区的前列。

      山东是一片祥和的土地,基本没有大型的自然灾害,台风吹不到,地震摇不到,洪水淹不到,四季分明,气候怡人。

      当然,山东还有丰富的历史资源,泱泱齐鲁大地、堂堂孔孟之乡,中华数千年的文明传承史,在山东都能找到典型的时代印记。

      可是,这样的一个山东,他落后了!

     在我的人生当中,驱动我前行的,只有两个字:梦想。

2009年,为追求梦想,我从山东老家的一处基层机关辞职南下广东,一切清零,开始了在广东广州、深圳,汕尾、潮州、中山、佛山、江门等地的销售工作生涯。 我慢慢觉得广东的机会真的特别多,知道现在也依然是这样,而我是否要一直这样给别人打工干下去。工作上的进展与自己的人生梦想全然无关,于是,我决心再次从零开始。

     2010年1月,当我为《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山东专辑而欣喜时,并没有注意到与这本杂志在同一个月份里所公布的两个数据。2003年1月,我的家乡山东省滕州市公布统计公报,滕州市2002年GDP为600.5亿元。同期,广东省东莞市公布2002年GDP为672.3亿元。我当时不可能想到,多年后我会认真分析这两个数据所代表的意义。

2009年5月,我的辞职报告为公司总部所批准,我乘长途汽车经虎门大桥进入东莞,然后再进入深圳,开启了我的深圳生活。



      深圳留给我的初印象,并非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而是两件事,其一是非典。

2010年5月,还处在非典最严峻的时期,我又是从非典的发源地过来,自然会得到重点照顾,踏上深圳的土地之前,先被红外线体温计对准了额头。那时的深圳,满街都是戴着口罩的人。我曾亲历过那样的场景,在深南大道的某路公交车上,有人咳嗽了几声,等到下站停站时,乘客似乎就只剩下我与那位咳嗽者,我们以在车内最远可能的距离神情尴尬的看着对方。

非典情势如此严峻,而在当时深圳人眼里,还有件事情与非典同样严峻,这就是网文《深圳,你被谁抛弃?》所折射的深圳全民大忧虑。

     当时的深圳,虽然经济总量还不及香港的1/4,但在国内已经是排在上海、北京、广州之后的第四大城市,而且,还保持着其他城市无可企及的增速。但是,多年高速发展遇到瓶颈与困惑,还是让 深圳的企业巨头们感到了不安 ,因而传出种种想要寻找更大舞台的消息。

      深圳人基本以外来人口为主,见证并参与了本地企业由小到大的成长过程,他们与这座城市共同成长,饱含着对这座城市的热爱,自然更加无法接受包括平安、华为、中兴、招商银行在内这些本土企业都有可能迁离深圳前往北京上海的局面。

      所以,一波接一波的大讨论,网上网下,市里省里,来回荡漾,最后国务院参事室都参与了进来,而再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不用赘述。现在我们知道,2017年结束的时候,曾经担忧被抛弃的深圳,已经在城市GDP总量(按年末汇率计算)超过邻居香港。到了2017年,反而是上海人开始反思为什么自己错过了互联网的黄金时代。也是在2017年,山东全省在沪深两地上市的几百家企业市值相加,仅相当于深圳腾讯一家公司市值的五分之三。


      回到山东后,我经常回忆深圳往事,而这座城市留给我最深刻印象,是三个人,与四处建筑群。

其一,我的一个朋友,湖南人。原本在深圳一家广告公司做销售工作,他原本不相信自己有创作能力,但是她愿意尝试与努力,最终,她出版了多部职场与生活题材小说,甚至担任过深圳区级作协的主席。

其二,我的一位同学,河南人。毕业后他在一家深圳电子公司的生产线上工作。业余时间,他开始自学程序设计,后来,他是一家互联网企业的技术经理。

其三,我的一个朋友,湖北人。她先是做深圳的服装厂生产线上班,后来考取了会计证,再后来,她是一家外资企业的财务顾问。

我们可以在岁月中满腹牢骚,而岁月真的很有原则,她只给努力者以回报。这可能是我在深圳十年里的最大收获。


     外界特别是北方人对于深圳的印象,过于简单。大家都知道深圳开始是一个小渔村,后来成为一个大都市,一般会佩服深圳的经济发展,同时也会觉得深圳是一座文化荒漠,缺乏历史传承与文化沉淀。人们觉得最能代表深圳的人文景观,是世界之窗、锦绣中华、欢乐谷这样景区,实际上,深圳留给我深刻印象的,是四座充满历史感的建筑群。

其一,位于龙岗区大鹏新区大鹏镇鹏城村的大鹏所城,占地面积达10万平方米,古民居、古街道、将军府第保存至今,是全国保存最完整的明清海防卫所。与之相比,山东保存最完整的明清海防卫所是烟台市的奇山所,城门城墙均已不存,遗存建筑也多是民国时期。

其二,位于龙岗区南联社区的鹤湖新居。始建于清嘉庆年间,占地约2.48万平方米,内有300多间居室,是深圳现存300多座客家围中保存最完整、最具代表性的一座,是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的客家民居建筑群。

其三,位于南山区赤湾村的赤湾天后宫。鼎盛时这里有建筑数十处,房屋一百二十余间,占地九百余亩,是中国沿海地区最大的有拥有九十九道门的天后宫庙。

其四,位于龙华区观澜街道的观澜版画村。这里原名大水田村,是深圳十大客家古村落之一,古村落依山傍水而建,排屋形制,水塘、古井、宗祠、碉楼古色古香,构建成独特的客家居住风情。         2006年开始,这里被修,变成了世界级的版画原创基地,版画村与客家村在这里实现了完美的融合。

      之所以对这几处深圳的古建筑群有深刻的印象,在于山东缺乏这方面的体验。经济发展领先山东的广东,在历史文化的传承保护方面,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之处。我们能把古朴的石头墙涂成黄色,能把千年古街的青砖涂成白色,这得有什么样的审美错乱才能做出?我们往往忽略传统之美,却热衷于建立一大堆缺乏内涵的仿制品。


     最初回到山东的时光,还是比较愉悦的。谁都喜欢民风淳朴、民众热情的地方,何况这还是自己的家乡。我妈能在大街上把她辛苦采来的野菜分一半给过路人。公交车上大家通常能把座位让得大家谁都不坐。问个路对方恨不得把你亲自送过去。我在青岛街头,过来一个青岛大姨,不由分说把我带到马路对面了,她说怕我不敢过路。在家乡这几年有了在广东从未有过的安全感,门就是忘记锁了,也不会被偷,丢失的东西通常能再找回来。四年多的时间里,我丢过一次手机、两次钱包,都被原封不动地到回到我的手中。因为丢垃圾时思考了人生,结果误把钥匙串丢进了垃圾箱,等我想起时,这箱垃圾已经被清运车给拖走了,眼见钥匙的命运已不可逆转。就是这样,我最终还是找回了钥匙。原来,有心的拾荒者在垃圾箱里看到了这串钥匙,于是将钥匙挂在垃圾箱旁边的栅栏上,挂了一个星期,终于被绝望的我看到了。

      当然,在家乡的时光并不只有愉悦。

2013年,有时回家探望父母的时间里,我很震惊,习惯了珠三角的高铁网与地铁网之后,我感觉像了回到了上一个世纪。作为一个人口达到亿级规模的中国第三经济大省,全省居然没有开通一条地铁,高铁线路只有一条,还是过境段。即便四年后,而我们全省处于运营状态的高铁轨道,仍没有增加一寸,只是开通了一条设计时速200-250公里的城际铁路。全省的地铁也不过是青岛开通了两条线路,而我们位居中国堵城前列的省城济南,第一条地铁开通还要等到2019年。G456列车,由上海虹桥开往山东荣成的一趟高铁。从上海到济南,915公里用时4小时17分。从济南到荣成,637公里用时4小时30分。高铁进了山东,也就变成了动车速度。山东的高速、高铁为啥速度慢?为啥高铁、地铁里程这么少?逻辑不难寻找。省内的各个城市经济相对独立,缺乏大规模的人员与商务交流,对于时间与交通工具的速度就没有那么强的紧迫性。安于这种慢节奏的结果,其实也是安于更低效率缺乏区域一体化进展的现状。


2013年,烟墩角还没有中国第一天鹅村的名气。我一个人去看天鹅,中午在村里的一家农家乐吃饭。

我:有水饺吗?

老板娘:有!白菜肉馅的,25一份。

我心里一惊,市里的水饺大约是15-20元一份,这里的水饺居然还贵一些,不过想想也释然,毕竟这里是景区,也算合理。

我:一份够吃吗?

老板娘:应该够吃。

结果,等到水饺端上来时,我当场就惊呆了!这一份的水饺,居然有60个。

当然,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这般性价比的水饺,我要说的是,从村民到商人的转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这大约就是当前山东所面临的一个局面,我们似乎并没有处理好这个局面。


      2016年,我开车从山东最东部进入中国高速网,横穿了山东、河南、湖北三省,有一种很截然不同的体验。在山东境内,测速点一个接一个,一会儿雷达测速,一会儿区间测速,似乎把高速路上的司机当成刚学会车的新手,限速标准散布在60、80、90、100、110之间,各种高低切换。一旦进入河南、湖北境内,测速点立即变少很多,通常几十公里才会遇到一个,而且限速标准基本稳定在100~120公里。有次去烟台办事,荣乌高速烟台段居然在并没有临时修路的前提下设立了80公里的区间测速。在很多非高速的公路都已经把限速提高到80~90公里的今天,很难想象会有一条把80公里当成最高限速标准的公路。

     2000年,我离开山东时,“山东的路”已经闻名天下,等我十多年后回到山东,天下闻名的,却是“山东的限速”,这又是为什么呢?解读此种现象的行事逻辑,当然不是为了罚款而罚款,而是尽可以减少因速度过快引发的交通事故,为此不惜牺牲通行效率。与在行车安全与行车效率之间寻找最佳平衡点,不断改善路况提升通行速度相比,多立几个测速点,把高速公路的限速限到最低值,显然是最保守也最容易实现的一种方式。其实这就如一场足球比赛遇到一个哨子吹得超严的裁判,比赛已经吹得支离破碎,裁判却觉得自己是一身正气。

     山东的企业曾经壮怀激烈,引领时代。

那时,孔府宴酒、三株、秦池的营销气魄惊人。那时,济南轻骑如日中天。那时,青岛海尔、海信、双星、青岛啤酒群星灿烂照亮了中国的企业界。那时,三联与国美、苏宁三足鼎立。后来呢,很多先驱都成了先烈。特别是秦池,上演了一场教科书式的商业崛起与惨败的经营案例。今天,我们现在回顾秦池往事的时候,容易有一种一种俯瞰失败者的轻蔑感,可又有几家山东企业能在中国企业史上留下自己的鲜明印记呢?

     改革开放四十年,山东企业也经历了由小到大的地过程,有的甚至成为世界级的公司,比如海尔集团。海尔是山东的骄傲,可是,海尔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呢?人们印象里有两个截然不同的海尔,一个是世界白色家电之王,一个却是工资薪酬缺乏竞争力的山东企业。海尔能够总结出各种各样的管理宝典,但是面对美的、格力这样的后起之秀,优势与前景又体现在何处?

     因为从2000年开始我一直很关注互联网运营行业,因而对海尔电商关注比较多。海尔是中国最早开展电子商务的传统企业,没有之一。2000年,海尔已经成立了电子商务公司,打造网上电商平台,接受网上订单。那时,阿里巴巴刚刚上线,马云还在四处找投资,三年后淘宝网才创立。可是,海尔的电子商务成果在何处呢?

      海尔热衷于在官网陈列各类媒体上对本企业的赞美性报道,可是,我怎么觉得更应该回顾这么多年的教训,以及市场各方对海尔的吐槽。为什么既没有错过电商,也没有错过手机,却仍然错过了这两个重大的机遇?海尔很早进入了金融、房地产等领域,但是却并没有体现出自己的独到成果。至今,海尔这个白色家电之王甚至还不是世界五百强企业。

     由海尔这个成功企业身上,我们仍然能看到山东企业的一些共性,要么依赖资源,要么太重形式,有时也善于创造概念,务虚总是胜过务实,结果却并不如看起来那般美好。三株、秦池的快速崩塌,东方电子的造假,犹在昨日,2017年省内的一些大型民营企业又因为因资金链问题重重。


     改革开放四十年,山东不缺乏企业成长的神话,却缺乏企业转轨或产业升级成功的经典案例。省内企业喜欢大而全,少有专而精。其结果,一个大企业就变成了一个小社会,多元化总是被发挥成社会化,总想把一切都抓在手里,于是大而不专,多而不强,同时也失去了在更大范围内建立高效率产业链的机会。

     改革开放四十年,山东企业多有跟随型或复制型发展,在打造经得起时光考验的商业模式方面,往往缺乏办法,缺乏与之配套的创新能力。其结果,山东的企业多处在产业链的中底层。今天的山东企业,多是三班倒的工厂,少有双休制的公司,很多企业内官僚主义作风甚至不亚于官场。

      所以,多年之后,我们不得不把新旧动能转换当成了目标。当前时代早已经开始了技术与资本的联合作业,而山东仍是资源型企业及者劳动密集型企业为主体。在中国已经进入工业4.0与智能化时代的时候,山东并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据截止2017年11月的一项数据,最能体现新经济形态下的创新能力的独角兽企业数量,全国有160家,山东全省只有1家,而且还是没有发展历程完全靠先天资本优势设立的青岛万达影视投资有限公司。可怕的,不是山东全省没有一家全国性的互联网、汽车、银行、房地产、手机公司,而是我们始终缺乏运作这种全国性企业的勇气与经验,面对时代大潮,这次我们没有站在前沿,我们真的只是跟随者。


     2017年,山东有两个重大规划分布,一是《山东省城镇体系规划(2011-2030年)》,一是《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规划(2016-2030年)》。这两个规划的共同特点,都是看重核心或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对省域内的区域一体化及经济合作寄予厚望。

     这两个规划所面对的现实,正是山东区域经济的一大短板。山东向来是县域经济发达,国企发达,结果是每个城市都自成一派,各自为战,邻近城市之间缺乏真心实意的合作关系。比如,青岛市集中了山东省主要的海洋教育与科研资源,可是,这种集中不愿意向半岛其他沿海地区做适当转移,没有更好地促进蓝色海洋经济区其它区域的共同发展,这种资源的集中价值就打了折扣。

山东在规划中描述了种种都市圈或都市区的美好前景,可是,当长三角珠三角的城市公交系统早都全面对接甚至联成了网的时候,我们的各个地市之间看不出有什么密切的联系。在山东,有多少形成对接或跨区作业的公交线路?

     比这种城市之间缺乏商务交流与保作现状更尴尬的是,我们看不出接下来这种现状有多大改善的动力。山东缺乏核心城市,城市布局与一般省份不同。省内第一的青岛,其周边两市是经济规模相加与其不相上下的烟威两地。省会济南经济总量在全省排第三,这是全国罕见。山东要在这样一个邻近城市更想互相对标的基础上建设有合作关系的城市群,着实不易。 


      过了2017年,回应下前面那组威海与东莞两市2002年的经济数据。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山东省威海市2017年的GDP达到3480亿元,而广东省东莞市的GDP则达到7580亿元。15年前,威海比东莞高出58亿,15年后,东莞比威海高出4100亿。要知道,威海是山东增长最快的区域人均最富裕的区域之一。

     2017年,山东与广东、江苏的GDP差距分别是1.72万亿、1.32万亿,这样的数据已经足够让我们触目惊心,不过,还有比这个更让我们震撼的数据,那就是能反映一省对资金吸附能力的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

      2017年末,山东省的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是91019亿元,同期,广东省的数字是194536亿元,江苏省是129943亿元,即便GDP比山东少很多的浙江省,其数字是107321亿元,也就是说,广东、江苏、浙江三省在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方面,分别比山东高出10.35万亿、3.89万亿、1.63万亿。山东与广东的数据之差就超过了10万亿!10万亿!10万亿!这也是为什么广东一省能培育出恒大、碧桂园、万科、富力等多家全国性房地产企业,浙江能出现那么多赴全国各地炒房团的原因。

       这么多年里,山东也在快速增长,但是,我们的增长速度不慢,实际效率却比人家低,于是,就被拉开到一个从前不曾料到的巨大距离。“八十年代看广东、九十年代看浦东、二十一世纪看山东”,这句话实现了大半部分,广东、浦东都当仁不让地的发展了起来,而我们,在二十一世纪过去近五分之一的时候,我们跟领先者的距离不是越来越小,而是越来越大。

      若山东与广东、江苏、浙江等省的差距只是经济数字上的差距,并不可怕,我们努力追赶就是,问题是,我们的差距已经不但是经济数字,更是思想意识。改革开放的前期,山东各地在招商时,除了国外资金,除了港台资金,也盼望“外地来的大老板”来给我们投资,几十年的发展之后,当其他大省已经资金要素全国甚至全球布局时,堂堂大省山东,却仍不具备有效的对外投资的能力,仍在盼望“外地来的大老板”,比如,青岛的东方影都项目,济南的文旅城项目,投资方是外省企业。我们很多省内的大型开发项目,是广东、北京等外省的企业在运作,而鲜有山东企业走出山东的典型案例。所折射的,不就是我们的发展质量与层面过低吗?


     中国有一个自我感觉离奇之好的邻居,它叫印度。分析印度迷之自信的原因,在于他在南亚的地缘特点。印度是南亚大陆唯一一个真正的大国。周边的国家巴基斯坦、尼泊尔、不丹、缅甸、斯里兰卡、马尔代夫,无一不是贫弱的国家,即便是有一个比它强大的中国,却隔着大山高原,印度民众不易觉察到自己与别人的巨大差距,自我感觉自然良好,也就缺乏深度改革的动力。中国在过去几百年的落后,在于思想认识与世界现实脱离,大山大海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地理单元,我们容易自我感受良好,殊不知,无论欧美还是日本,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山东虽然只是一个省份,但也有类似的地缘局面。周边接壤的河北、河南、安徽等省总体经济条件都差于我们,即使经济条件好于我们的江苏,与我们接壤之处却是相对贫困的苏北,而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我们的辽宁,则与我们隔着大海。韩国是亚洲的富裕国家,山东是距离韩国最近的省份,也隔着大海,本地民众无法亲身感受韩国的富裕,无法形成巨大的冲击。山东人可能是中国人里最不愿意背井离乡的,所以,缺乏对于富裕地区的更多人员交流。在这样的省际及周边环境里,因为周边缺乏鲜明的参照,自然就容易感觉良好,进而形成一种心理上的优越,容易无视外部的变化。

      远方,那些省份正在快速增长,近处,周边省份也在快速成长。比如,江苏北部的徐州市三条地铁线都早已全面开工建设,而我们,还活在自我感觉“山东路最好”的历史惯性当中。


     当年前往广东,我的首选城市是广州,因为那个城市有两份我大学时代就喜欢阅读的报刊,《南方周末》与《足球》。后来在广东的十多年里,每天在报刊亭买一两份报纸成了习惯,诸如《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晶报》,其内容都有相当的可读性,甚至还见证了几次报业大战的过程。但是,在山东,我至今没有遇到过一份能达到或者是接近广东报业水平的山东报纸。

     山东的电视媒体倒是引发了全国的注意,有趣的是,冰火两重天。

     山东卫视引以为傲的几档综艺节目每每被网友所吐槽,被戏称为“村级卫视”,并非这些节目自身有什么问题,只是这些节目只能服务于省内部分观众,但是我们的省级卫视是面向全国的观众。那些只为山东农村中老年居民所喜闻乐见的节目在卫星频道反复播放,就将外界对山东的印象给套牢在厨师挖掘机培训与不孕不育治疗广告所渲染的场景当中。

     山东人没有制造高质量电视节目的水准吗?至少在电视剧的制作领域不是如此。请记住以下名字,《琅琊榜》《伪装者》《战长沙》《欢乐颂》《生死线》《北平无战事》《大染坊》《温州一家人》,这都是山东影视传媒集团的作品。

      能拍得出“神级”的电视剧,却只能制做出“村级”电视综艺,这种奇妙场景的原因不难寻找。因为山东影视比山东卫视有更高的企图心,他的定位是全国观众,他知道自己的产品收视率由全国观众的口碑而定,因而唯有努力拍出一部部高质量的作品。而对于山东卫视来说,如果无法与江苏、浙江、东方、湖南等一线卫视的竞争,安于满足省内部分群体的收视需求,以此作为慰藉了。


     在中国,曾经有两个规模宏大的文化项目引发全国争议。

一是浙江横店的圆明新园项目。一是山东济宁的中华文化标志城项目。这两个项目基本都是十年前提出,规划投资基本都是300亿元。我们看看具体进展,圆明新园项目于2012年动工,至今已经基本完工,占地7000余亩,2019年就将正式开放,这几乎是徐文荣一人之力在推动的结果,这个项目开工时,他已经77岁。他生生在一处没有资源的地方建立起全球规模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横店影视城。反观引发全国关注的中华文化标志城项目,仍在纸上作业的阶段。且不说这个项目是否经过充分的前期调研论证,其落成后能否经得起市场考验,单看我们在面对一个大项目时的魄力、效率与执行力,已经落后太多。

      1981年,袁庚在蛇口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句口号,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无论今天人们如何看待这句口号,那种由深圳而始的那种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却始终是值得我们学习与深思的。广东改革开放能走在中国前列,在于他们敢于突破旧的条条框框,到了山东,我们的突破似乎只限于纸面,我们更在乎的,其实是安全第一。


      在中国的各个省级行政区,讲政策执行能力,山东官员可能是执行能力最强的群体,在很多领域都形成了推广全国的山东经验,所以山东籍的官员往往被委以重任四散全国,这跟广东籍官员基本不出省形成鲜明对比。但是,虽然山东在很多领域形成自己的经验,这些作法往往是补充性的、完善性的,却很少是真正开创性的,而且,在如何富民这个最关键的指标上我们表现一般,这恰好是民众最关注的一个指标。

      在中国省级行政区人均可支配收入排行榜上,不只是广东、江苏、浙江等省排在山东前面,辽宁、福建两省也排在山东前面。山东人的实际收入水平无法与山东省的经济大省地位匹配,这是山东面临的一大挑战。

     即便在山东人均GDP最高的胶东地区,我们都能看到有很多六七十岁农村老人还在做清洁工,甚至还在做建筑工作这样的场面。很多本地年轻人为了追求更高一些的收入,通过劳务中介去韩国、日本、新加坡工作,当然那不是高技术含量的工作,而是他们本国人不愿意做的脏活累活。这种的局面的出现,一则是因为山东没有创造出更多有竞争力的工作岗位,一则是因为很多时候,我们的官号没有把带领百姓致富当成自己的重点考虑。很显然 ,有些官员忘记了初心,将官本位奉为圭臬,只追求片面的数字政绩,却对民间疾苦重视不够。

     从各项经济数据来说,山东在各个省级行政区来说,还是位居前列的,为什么会有被抛弃的焦虑感,在于趋势对我们不利,我们与其他经济强省的差距不是越来越小,而是越来越大。这其中的原因,历史因素占很大比例。如果说东北是中国退出计划经济最晚的地区,那么山东则是退出小农时代最晚的大省,我们的很多思维模式仍然停留在农业时代,带着那个时代的巨大惯性。山东民风相对淳朴,有好客之风,最重要的原因是山东尚未被商业思想所冲击。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一团和气的另一面,那就是缺乏时间观念,没有契约意识,很多应该较真的时刻,我们却是模棱两可,喜欢被赞美,听不进批评意见。我们的商业交易还是经常出现无视交易规则的局面,所以我们就看到了诸如“顶账房”“顶账车”这类名词在山东的频繁出现。在今天这样的时代,我们只能靠市场经济来实现更好发展,但是,在一个契约精神都无法得到有效坚持的地方,市场的正面作用总是打了折扣的。


      有很多城市是可以用来奋斗的,比如北上广深,比如长三线与珠三角其他很多城市,很可惜,在我们山东,无法找出一个典型城市。

      至今仍能回忆起当年刚到广州时的场景。旅馆下面是立交桥,桥的北面是一片绿地。每天,我都能见到求职者露宿街头,以及用绿地上的自来水洗脸的场景,生活如此困窘,并不见他们有颓废放弃之举,仍然忙着四处求职,是什么支撑着他们呢?应该是希望,他们相信自己能在这座城市里寻找到自己的位置。

      在珠三角与长三角地区,外来人口比重更大,民营经济比重较高,市场活跃,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较强,人们相信个人的能力决定自己的位置,更愿意通过个人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总体精神面貌是奋发努力的。

      但是,在山东,以本地人口为主,在漫长的时光与单一模式的相处当中自然就结成盘根错节的人脉网络。本地人找工作,往往只考虑“坐办公室的”,想尽一切办法进入体制内的岗位。对生活与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我们的往往想着托关系找人,而不是寻找制度领域的解决方案。这种社会风气倒与以国有企业、大型企业为主的经济结构相辅相成。因为省内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数量相对较少,活力不足,缺乏吸引力与吸纳能力,企业就缺乏成长,不易对市场需求与时代进步产生及时反响,导致的结果就是山东经济产业层次过低,缺乏培育大规模的白领与中产阶层的能力,越发影响了公民意识的提升与公民社会的发展,因而陷入在经济有发展但是思想相对停滞的环境当中。时至今天,我们在全民的时间观念、服务意识、契约意识方面,在政府的营商环境塑造方面,与南方仍有着明显的差距。

     对山东现状不满的人,无非两类,一类是外省人,一类是本省人。外省人极可能接过山东高速的罚单或者在酒桌上被山东人热情误伤过。本省人的吐槽,则是五花八门,不过,山东人的吐槽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往往只愿吐槽,不愿跳槽,或者说,只愿发表不满,缺乏改变的努力。这些年里,山东民间关于本省现状的种种不满与吐槽始终没有能引发全省上下的大讨论,这也正是某种反映。


      相对其他沿海各省,山东不只有资源优势,也有相当的区位优势,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我们都没有利用好。

     从国际来说,山东省靠近日韩等发达国家。2002年、2004年山东一度创办东北亚经济合作论坛,却如昙花一现,近年来反倒是东北地区对东北亚合作议题兴充满热情。因为美国的粗暴介入,日本的右翼举动、朝鲜的反复核试、韩国的萨德部署,造成朝鲜半岛周边的东北亚局势一直不那么平缓,这使得山东原本不错的地缘优势并没有转化为对山东经济增长的巨大动力。相对于中国与东盟贸易一体化的快速推动,中国与东北亚各国的经济合作局势一直不那么乐观。而山东在外向型经济方面与广东也有着相当遥远的距离。2017年,广东省进出口总额68156亿元,其中出口42187亿元。山东省进出口总额17824亿元,其中出口9965亿元。在进出口总额方面,广东是山东的3.8倍,在出口额方面,广东是山东的4.2倍。在对外经济领域,不但经济体量比我们大的广东江苏两省高出山东很多,即便是经济体量比山东小的浙江,在出口总额方面也是山东的两倍。

      从国内来说,山东并非没有辐射空间。山东雄居山海之间,北邻京津冀,南接苏皖豫,通过渤海海峡与广博的东北地区隔海相望,向西也可以与山西陕西等能源与新兴大省建立密切联系,我们有足够的经济合作空间,但是,这种空间的优势却因为我们的不够重视而丧失殆尽。在一带一路这项宏大的工程当中,我们就没有找到一个足够好的位置。换个角度来说,我们省内的区域合作都进展极不理想,又何况是省际的合作呢!

     长三角与珠三角,充分利用港台及海外华人资金与产业转移,通过外型经济的快速发展积累起第一桶金,然后再启动产业升级。山东似乎没有这个过程,在吸引外资方面我们的成绩并不显著,往往借助本省的资源,依靠本地的企业,本地的资金在支撑一个中国第三大省的经济发展,我们一直没有进阶到自主的资本运作环节。如此,自然辛苦,收效可以想见。


     在过去四十年里,在国家重大政策争取方面,山东似乎没有走到中国各省的前列:

五个特区,有三个在广东,山东没有;

两家证券交易所,分别位于长三角、珠三角,山东没有;

四家期货交易所,位于上海、大连、郑州,山东没有;

认定了九座国家中心城市,山东没有;

已经设立了十一个省级自贸区,没有山东;

      此外,诸如国际金融中心城市、国家金融中心城市,似乎都与山东无关,济南与青岛打造区域金融中心,目前似乎影响力有限。山东的第一家民营银行—蓝海银行,直到2017年才成立。

我们山东人不擅于借力,更习惯埋头按从前的方式做事。我们习惯于纵向比较取得自豪感,却不愿意横向比较面对紧迫感。有一天,等我们抬起头,时代的列车似乎正在呼啸而过。而我想要说的是,放弃争取这事比争取不到还要糟糕。


      山东人对山东的热爱,从山东球迷对鲁能泰山与山东男篮球迷的热爱就能看出来,网上但凡是有此两球队的报道文章,评论区里必然是热闹非凡。这两只球队带给我们荣誉,也带来伤感,这两只球队的共同短板,缺乏打攻坚站的能力,经常到了关键时刻掉链子,缺乏一种顽强到最后的精神。鲁能泰山能用冠军实力为保级而战。进了总决赛的山东男篮好像是把总决赛资格当成了最终目标。

      广东东恒大做到联赛七连冠、亚冠两冠,广东男篮做到了十年八冠,为什么山东球队做不到呢?这只是两只山东球队的问题吗?归根到底,俱乐部缺乏专业管理水平,球员缺乏夺冠意志才是问题所在。

      喜欢在人群中通过共同点来寻找安全感与存在感,缺乏远大的企图心,缺乏对个人前途的顽强努力,折射了什么呢?为什么我们省缺乏真正的励志故事呢?我们宁愿羡慕他人,而无意提升自我。有多少人会把自己的精力从酒桌、牌桌、电视机、手机前移开,去好好规划自己的人生,不把眼前过得去的生活当成借口,而是去报名学习,去充电,去选择更高层级的职业挑战,去和自己的朋友们讨论如何找到有前景的项目,而不是喝着本地啤酒吹着本地牛皮呢?


       当然,对于山东当前的种种挑战,我们未必非要建立在绝对经济数字一个观察角度来分析。2001年,全国GDP总量为11.09万亿元。其中,山东省为9438亿元,约占全国的8.5%。广东省为12039亿元,约占全国的10.9%,广东比山东高28%。2017年,全国GDP总量为82.71万亿元。其中,山东省为72678亿元,约占全国的8.8%。广东省为89879亿元,占全国的10.9%,比山东高24%。也就是说,2001~2017年,虽然山东的GDP总量被广东越拉越大,但是,山东省的相对增长速并不低于广东,所占全国的比例有所提高,与广东的相对差距是变小了的。山东在与其他大省的发展比较中,虽然有很多指标落后,但是总体速度并没有落后。当然,山东的经济发展数字如何能够与财税金融数字更相符合,如何经得起外界的种种质疑,这是一种挑战。

      相对于在各项经济指标上遥遥领先的广东,山东也有自己的亮点之处。比如在2017年的全国百强城市排行榜当中,前10名当中虽然没有山东城市,但是,山东17个地级市中却有15个入选,是入选城市数量最多的省份,而拥有21个地级城市的广东上榜城市数量是10个。山东没有超级大城市,但是城市之间经济发展的均衡程度要好于广东,这一点从省会济南在山东省只能排在第三位就可以看出。

      为什么我在深圳多年却并不推崇香港的城市发展模式,最重要的原因在于,香港作为中国甚至是亚洲顶级富裕的城市,却呈现出冰火两重天式的贫富差距,这不是一种与城市地位相符的荣耀。


     过去二十年里,我实现了从山东到广东再从广东到山东这样的一个大循环。所以,对于两省的差异与差距,我有比一般人更直接的体会。

面对今天的山东局面,我要说的是,其实山东并不落后,我们的最大挑战是梦想不够。我们要么是安于现状,要么是把目标当梦想,但目标与梦想是不同的,二者差了六个字:理想性、使命感。

因为缺乏理想性与使命感,也就少了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勇于担当敢于创新的精气神。国家有一带一路倡议这样的超级经济合作计划,有设立雄安新区这样的“千年大计、国家大事”。广东省在建设世界级的粤港澳大湾区,江苏省在打造杨子江城市群,浙江省在打造杭州湾大湾区,他们对标的是旧金山湾、纽约湾和东京湾这样的世界湾区,甚至在某些指标上已经实现了超越。

      但是,我在山东未见过梦想级的计划。比如,对于能极大克服山东区位劣势的渤海海峡跨海通道,我们始终缺乏全力推动的决心。或许这项工程仍有技术性的难题,但是从这事上可以看出山东对于梦想的态度,我们过多考虑当下,就容易输在长远的未来。


     过去二十多年里的所见所行,让我有一个体会。问题其实才是一种最有激励效果的资源,我们所面临的现实问题是包袱,还是动力?它不取决于问题本身,取决于我们如何面对。为什么今天的山东是孔孟之乡?是因为在春秋战国那种混乱的年代里,孔子与孟子提出了自己的思想解决方案,而这样的方案能经得起两千多年的时间检验。对于今天的山东来说,我们不缺实力,不缺机遇,我们缺乏梦想,以及为梦想而努力的坚韧与勇气。

      今天,我们安于改革开放四十年所取得的现有成果,我们缺乏张瑞敏当年那种一柄大锤砸掉76台问题冰箱的荡气回肠。

      今天,我们想得太多,务得太虚,学得太死,做得太僵,步步想着后路,处处留着台阶,想要浴火重生,不破釜沉舟又如何可以。

      今天,全省都进入了新旧动能转换的时代,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产业层级转换,而是思想意识转换,不只是某一部分人某一个群体的思想意识转换,而是全民都要有一种认真的精神,都要有一种在国家梦想下实现自我梦想的精神。

      今天,山东没有像长三角珠三角那样的世界级都市群,这意味着很难采用超级城市辐射带动的区域经济发展方式,但是也给山东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山东的区域发展,就不是谁带动谁的问题,而是打造各个城市自己的特色,在省域环境内打造新型的城市竞合关系,在合作中前进,在竞争是提升,去创造一种策马加鞭、齐头奋进的局面。

     ps:我从广东到山东,通过种种数据对比看出山东与广东的差距之所在,但是,我真正想说的是,我们不是一定需要一个经济数字比广东、江苏更好看的山东,因为经济数字并不能证明一切,我希望齐鲁大地是一个社会充满活力,人们满怀梦想并为之努力的地方。

杜博林(深圳)旋转接头有限公司

姓 名:
邮箱
留 言:

13113023369

deublin2016@163.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error: 版权所有 !!